核弹级利空!千亿巨头蒸发248亿紧急澄清!昔日造富神话一夜腰斩还能救回来吗?

核弹级利空!千亿巨头蒸发248亿紧急澄清!昔日造富神话一夜腰斩还能救回来吗?  第1张

核弹级利空!千亿巨头蒸发248亿紧急澄清!昔日造富神话一夜腰斩还能救回来吗?  第2张

  国家终于对电子烟出手了。

  昨日(3月22日)下午,工信部网站公布《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修改征求意见稿》,其中提到关键一条:电子烟等新兴烟草制品参照本条例中关于卷烟的有关规定执行。

  消息一出,电子烟行业“巨震”。昨日晚间,在美股上市的电子烟龙头雾芯科技(RLX)一夜暴跌47.8%,总市值蒸发144.5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940.8亿元)。今日港股、A股开盘后,电子烟概念股集体遭受重挫。其中,思摩尔国际(06969.HK)低开低走,盘中一度暴跌近40%;亿纬锂能暴跌逾15%。盘后,亿纬锂能紧急澄清:公司为国内外知名企业供应电子雾化器电池,不涉及电子烟的制造和销售。

  大量线下门店的中小老板更是面临关店危机。据爱企查数据显示,目前中国共有电子烟相关企业2.31万家,2020年截至目前,新注册的电子烟相关企业数量多达10175家。

  电子烟行业的“生死”变局再次来临,未来将何去何从?

  01

  电子烟迎监管风暴

  3月22日,工信部官网发布公开征求对《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的决定(征求意见稿)》的意见。

  工信部表示,为加强对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的监管,工信部、国家烟草专卖局研究起草了《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的决定(征求意见稿)》,现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请于2021年4月22日前反馈意见。

  工信部官网还发布了相关说明。本次《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的修改,将在附则中增加一条,作为第六十五条:“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参照本条例中关于卷烟的有关规定执行。”

  工信部称,主要考虑包括:一是推进电子烟监管法治化。近年来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市场监管领域出现了一些新情况、新问题,社会各方面非常关注。此次修改主要是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推进电子烟监管法治化的要求,明确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的监管法律依据,并做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等法律法规的衔接,发挥好法治固根本、稳预期、利长远的重要作用。

  二是符合电子烟产品特性以及当前国际监管的通行做法。鉴于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与传统卷烟在核心成分、产品功能、消费方式等方面具有同质性,对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应当参照《实施条例》中关于卷烟的有关规定执行。这也与国际上主要国家和地区对于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的监管方式一致。

  三是增强电子烟监管效能。将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参照《实施条例》中关于卷烟的有关规定执行,将大幅度提升电子烟监管效能,有效规范电子烟生产经营活动,解决电子烟存在的产品质量安全风险、虚假广告等问题,切实保障消费者合法权益。

  02

  电子烟的“生死逻辑”,变了

  为何一纸文件能直接让电子烟从业者“胆寒”?

  在中国,烟草不是谁都可以卖的,而是实行严格的国家专卖制度,并在法律层面上进行确立。《烟草专卖法》第三条规定:国家对烟草专卖品的生产、销售、进出口依法实行专卖管理,并实行烟草专卖许可证制度。开办烟草制品生产企业,必须经国务院烟草专卖行政主管部门批准,取得烟草专卖生产企业许可证,并经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核准登记,未取得烟草专卖生产企业许可证的,工商行政管理部门不得核准登记。

  电子烟的出现,在密不透风的传统烟草行业和烟草专卖制度上,撕开了一条口子。此前,《烟草专卖法》实际上是一部卷烟专卖法,对电子烟这种新生事物并不能有效约束,甚至可以说无计可施。

  而本次文件明确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也是烟草的一种,纳入专卖法管理的范围,必须接受烟草专卖法的管理。这意味着,如果该规定最终获得通过,销售电子烟将必须取得烟草专卖许可证。

  这对于现在的电子烟销售模式几乎是摧毁式的打击。目前线下销售电子烟的门店,进入门槛非常低,只要有钱进货,有钱开店装修就行,几乎都没有烟草专卖许可证。一旦实行烟草专卖许可证,未来电子烟销售模式只要一种:电子烟工厂—烟草公司—线下零售店,这是所有烟草必须遵守的规矩,也是烟草法明文规定的。

  因此,这份文件将彻底改变电子烟行业的“生存逻辑”。所有电子烟工厂、线下零售店,都无法绕过烟草公司。

  这也意味着,现有电子烟企业中,一部分将沦为中烟代工商,而大部分企业将无法摆脱出局的命运。即使是幸运拿到了牌照、成为烟草总公司“代工”的企业,或线下零售商,也不可能继续赚取暴利,生产多少由烟草公司定,电子烟的定价权也将握在国家手里。

  如此看来,电子烟的生存逻辑已然颠覆。

  03

  行业龙头股应声暴跌

  受此消息影响,周一美股收盘,中概股雾芯科技收盘暴跌47.84%,市值蒸发约14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943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前优步中国区负责人汪莹于2018年创立深圳雾芯科技有限公司并担任CEO.2018年4月,雾芯科技旗下电子烟品牌悦刻RELX正式量产。美国当地时间2021年1月22日,雾芯科技在美股上市。上市首日即暴涨145.92%。

  光大证券指出,悦刻为国内电子雾化烟品牌龙头,截至2020年9月30日,市场占有率为62.6%,专卖店超5000家。

  今日港股开盘,思摩尔国际也大幅低开,盘中暴跌近40%,随后跌幅收窄。昨日,该公司市值近4000亿港元,目前市值仅剩约2907亿港元。

  思摩尔国际于去年7月10日在港交所上市,当日股价暴涨150%。值得注意的是,思摩尔是雾芯科技的电子烟品牌悦刻代工方,两家公司在同一产业链上。

  另外,思摩尔大股东是在A股上市的亿纬锂能,今日也暴跌15.85%。截至收盘,亿纬锂能股价报69.63元,最新总市值1240亿元,市值较昨日蒸发近248亿元。今日盘后,亿纬锂能在深交所互动平台回复投资者提问时表示,公司是行业内具有领先地位的锂电池制造商,为国内外知名企业供应电子雾化器电池,不涉及电子烟的制造和销售。

  一边是电子烟的大利空,另一边却是传统烟草的狂欢。其中,中烟香港(6055.HK)盘中一度涨近24%。A股方面,烟草概念23日盘中大幅拉升,乐通股份(002319.SZ)、金时科技(002951.SZ)、永吉股份(603058.SH)、陕西金叶(000812.SZ)等纷纷涨停,华宝股份(300741.SZ)涨逾4.75%。

  04

  昔日造富神话

  2021年3月2日,《2021胡润全球富豪榜》发布,在各领域富豪扎堆的榜单中,有人发现了两个“云雾缭绕”的新面孔:

  45岁的陈志平,身家1250亿元,差点进入全球前100名;

  39岁的汪莹,身家710亿元,成为全球40岁以下白手起家女首富。

  两人都来自电子烟行业,陈志平的思摩尔、汪莹的雾芯科技,都是如今电子烟行业风头无两的明星。

  今年1月22日晚,电子烟公司雾芯科技RELX登陆纽交所,成为中国第一家上市的电子烟品牌。其开盘股价暴涨104%,直接触发熔断停牌,最终收盘涨145.9%,市值达到458亿美元。

  要知道,雾芯科技成立只有3年。哪怕是发展迅猛的拼多多,也埋头苦干了4年才达到这个数字。

  在此之前,电子烟制造商思摩尔已经敲钟港交所,它是全球最大的电子雾化设备制造商,拥有全行业16.5%的市场份额,超过后四名的总和,悦刻(雾芯科技旗下电子烟品牌)的电子烟产品也是它代工生产的。

  思摩尔的上市,也让陈志平一跃成为了“电子烟首富”。

  电子烟的造富效应,全世界人民都感受到了。大家都知道烟草公司赚钱,但谁都没有想到电子烟会成为当下“最靓的仔”。事实上,电子烟风头最盛是在2018—2019年,随便一场博览会都能吸引超过1500家品牌参与。连在手机战场连连失意的罗永浩都来凑热闹。

  当时电子烟的行业门槛也很低,去深圳沙井联系一个代工厂,用10万块钱进第一批货,再花2000块设计个logo,就可以做一个电子烟品牌。一时间,业内品牌数量一度超过数万家,即便是资本寒冬、机构没钱、经济大环境下行,电子烟却依旧活得风生水起。

  刚经历了P2P爆雷潮的资本也纷纷盯上了这个新风口,从2018年6月到2019年3月,IDG、源码资本、红杉资本中国、真格基金、山行资本等蜂拥而入,电子烟行业累计获得了超过10亿融资,大多数创企在首轮融资时就能拿到千万级别。

图源:铅笔道

  资本的热钱当然不是盲目的,电子烟在中国能爆火,离不开两个原因:

  1、市场规模大,中国有三亿烟民;

  2、发展潜力大,目前中国电子烟的渗透率不足1%。

  好景不长,2019年11月,一纸禁令让电子烟行业“全面禁声”,中国监管机构强制电商平台下架电子烟制品,许多品牌被迫“转战”线下渠道。电子烟经历了许多行业一辈子都没见过的大起大落。

  “苟活”成为不少品牌的真实写照,逐渐趋于平静,但平静不等于“灭亡”,只是相对而言选择了低调。爱企查数据显示,目前中国共有电子烟相关企业2.31万家,2020年至今,新注册的电子烟相关企业数量多达10175家。

  雾芯科技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的文件也显示,虽然对电子烟行业的监管有所增强,但截至2020年9月30日的9个月,雾芯科技营收达到3.24亿美元,净利润达到1600万美元,双双超过2019年全年。

  企业数量不降反升,龙头企业业绩上升,以及思摩尔国际和雾芯科技的分别上市,说明行业依旧具备空间。在经历过初期“千烟大战”、“洗牌”等一系列变革后,市场已经由最初的“炒作生存”进入到了“增量竞争”时代,拼刺刀通过产品、技术打开市场成为唯一方式。电子烟市场也出现了明显分化,悦刻、JVE非我、魔笛、铂德等一众有资金、技术的品牌纷纷脱颖而出,占据市场高地。

  而随着监管风暴来袭,刚刚进入的人大概率将成为“炮灰”。一位深圳的电子烟销售商悲观地表示,“去年投入小100万开的几家电子烟门店,可能都要打水漂了。”

  05

  中烟集团或成最大赢家?

  在中国,香烟市场到底有多大?

  烟草是世界上屈指可数的合法上瘾品。上瘾,意味着高用户黏度、高复购率,也就意味着暴利。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烟草消费和生产国,每年烟草消费量相当于排名第2-29位的所有国家烟草消费量的总和,每年中国烟民消费约5000万箱卷烟,占世界烟草市场的44%。

  同时,中国拥有全世界人数最多的烟民。2017年,中国吸烟者人数达到3.06亿,为中国烟草总公司带来丰厚的收入。

  而随着抽烟的成瘾性和对健康的追求,不少烟民开始寻找香烟的替代品,随着相关技术日趋成熟及行业巨头的入场,电子烟成为众多烟民的选择,市场渗透率逐年提升。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数据,2019年全球电子烟品牌商市场规模367亿美元,预计未来5年复合增速24.9%,到2024年将翻3倍至1,115亿美元,成为烟草行业新的增长动力。

  如果该规定最终获得通过,电子烟的生产、批发、零售环节的参与者将需要申请资质许可证。电子烟的各个环节或将接受国家监管,并以许可证形式开展经营。

  “由于传统卷烟的源头烟叶由国家控制,因此生产和批发部门所需资质并不复杂,只需获得资金、相应技术设备、专业人员、经营场所等保障即可申请。”光大证券点评认为,聚焦到电子烟,考虑到电子烟设备的复杂性,若国家层面允许私人品牌申请资质,或将有对口味、含量及税收等规定的进一步细则出台,产业链上下游集中度有望进一步提升。

  值得注意的是,相比海外巨头,中国烟草在电子烟商业化领域进程较慢,但早在2014年起,中烟集团便在电子烟领域加速研发投入,2019年起便开始商业化项目的落地。当前中烟集团直接参与或间接参与研发与商业化的电子烟品牌有“宽窄功夫”等。

  而电子烟的监管风暴之下,中烟集团或将成为最大的赢家。一旦电子烟的监管纳入《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的执行范围,上游生产商,下游零售商都必须经过中烟集团,且定价权、供应量都由中烟集团掌控。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