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带病闯关频发有的如玩“过家家”中介劝退带病闯关者

  二级市场人士对新京报壳财经记者表示,去年开始,企业扎堆申请上市,中介机构承接项目陡增,人力配置不足,导致项目辅导质量有所下降。在监管机构现场检查的震慑下,保荐机构开始劝退“带病”发行人。

IPO带病闯关频发有的如玩“过家家”中介劝退带病闯关者

  在刚刚结束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21年会上,就注册制要不要审这个问题,中国证监会主席易会满表示,注册制绝不意味着放松审核要求。现在科创板、创业板发行上市,交易所都要严格履行审核把关职责。证监会注册环节对交易所审核质量及发行条件、信息披露的重要方面进行把关并监督。

  易会满主席的发言进一步释放了监管趋严的信号。目前,据记者统计,久盛电气、尚沃医疗、瑞华泰和新疆大全等公司带病闯关被监管。

  与此同时,保荐机构也正在劝退“带病”发行人。二级市场人士对新京报壳财经记者表示,去年开始,企业扎堆申请上市,中介机构承接项目陡增,人力配置不足,导致项目辅导质量有所下降。如发现虚假陈述、财务造假等重大违法违规情况,保荐人、审计机构等中介机构都需要承担责任,在监管机构现场检查的震慑下,保荐机构开始劝退“带病”发行人。

  久盛电气IPO“过家家”?私自偷删审核问题

  成立于2004年5月的久盛电气,于2020年7月7日提交了招股说明书,谋求在创业板上市。 久盛电气主要从事防火类特种电缆以及电力电缆等的研发、生产、销售和服务,主要产品为矿物绝缘电缆、无机矿物绝缘金属护套电缆等防火类特种电缆以及中低压电力电缆和塑料绝缘电缆。

  此次久盛电气上市,保荐机构为招商证券,发行人律师为国浩律师(杭州)事务所,发行人会计师为立信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资产评估机构为北京中企华资产评估有限责任公司。本次IPO拟募集资金4.68亿元用于年产12000km无机绝缘电缆项目、年产 600km油井加热电缆项目及补充流动资金。

  盈利能力来看,2017年、2018年、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久盛电气的营业收入分别为 10.12亿元、12.31亿元、12.56亿元和 5.19亿元,2017年至2019年的复合增率为 11.38%; 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1826.16万元、6045.13万元、7717.57万元和3150.27万元,2017年至2019年的复合增率为105.58%。

  初看起来盈利能力发展强劲的久盛电气在IPO过程中三次被深交所问询,五次更新招股书。3月10日,久盛电气更是收到了深交所下发的监管函,监管函显示,招股说明书有关关联交易的信息披露存在多处错漏,与实际情况不符。

  并且在回复深交所的首轮审核问询问题时,久盛电气竟私自删除了审核问题。深交所监管函指出,深交所在首轮审核问询问题2和问题9中,分别要求公司补充披露报告期内与相关方资金拆借的情况、对疫情影响采取的应对措施及有效性等,并要求保荐人发表核查意。 在回复问题2时,公司仅披露了与非关联方的资金拆借,未披露与关联方的资金拆借;在回复问题9时,删除了有关疫情应对措施的问题,未对该问题进行回复。直至深交所后续问询后,公司才补充披露相关情况。

  尚沃医疗信息披露不规范收自律监管函,中信证券申请撤材料,已终止审核

  尚沃医疗主要从事呼气分子诊断医疗器械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目前已开发生产基于NO等八种气体信号分子呼气检测传感器的炎症仪、菌群仪、监护仪、一体机等呼气分子诊断产品,招股书显示,尚沃医疗拟募集资金3.28亿元,其中,5517.30万元用于呼气分子诊断产品生产改建及智能制造升级项目,1.40亿元用于呼气分子诊断工程技术研发中心建设项目,1.33亿元用于呼气分子诊断营销服务及总部运营中心建设项目。

  此次上市,尚沃医疗的保荐人为中信证券,发行人律师出自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会计师出自中天运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

  1月底,上交所对尚沃医疗下发了自律监管函,经查明,尚沃医疗在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申请过程中,存在信息披露不规范情形。

  受新冠疫情影响,2020年1-6月,尚沃医疗的营业收入同比下降39.10%,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下降45.83%,下滑幅度较大。发行人第二轮审核问询回复披露,预计 2020年1-9月可实现的营业收入为5600万元,同比增加0.65%;可实现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公司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2316.82万元,同比增加6.44%。

  2020年9月16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发出审核中心意落实函,要求发行人结合在手订单和最新生产销售情况,分析三季度业绩上升的可持续性。发行人及保荐人的相关回复中,未提及三季度在手订单变动情况。

  2020年9月29日,上市委员会审议尚沃医疗发行上市申请。上市委员会审议会议要求发行人结合在手订单情况、新冠疫情形势等影响,进一步说明其内外部经营是否发生重大不利变化。 针对上市委员会审议会议提出问询的主要问题,发行人仍然表示公司经营业绩情况与此前披露无异。此后,10月13日,发行人通过保荐人提交的招股说明书(注册稿)相关数据也未发生变化。11月3日,发行人通过保荐人提交的更新了审阅数据的招股说明书(注册稿)披露,2020年1-9月,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463.10万元,同比下降23.19%;实现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公司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1512.05万元,同比下降36.99%。更新后的招股说明书(注册稿)披露的经审阅营业收入、净利润与此前披露的预计数存在较大差异,同比变动趋势亦由预计增变为下降,且下降幅度较大,发行人未同时对上述重大差异情况进行合理说明。

  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上市审核中心认为,上市委员会审议会议召开前,发行人部分在手订单已出现延期,但在上市委员会审议会议提出主要问询问题时,发行人未能准确告知订单变化情况及对其经营业绩的影响。同时,在发现在手订单变动导致经营业绩与此前披露的预测数据存在重大差异后,发行人也未主动、及时向上交所报告,而是直接更新了招股说明书相关数据,经监管督促后才出具专项说明,履行信息披露职责不到位。

  2月26日保荐机构中信证券向上交所提交申请撤回尚沃医疗在科创板上市申请文件,上海证券交易所决定终止审核。

  至于公司在IPO过程中出现问题,二级市场人士对新京报壳财经记者表示,部分申报IPO的公司自身尚不成熟,企业尚未发展到适合上市的阶段,这种不成熟不仅仅体现在经营水平、持续盈利能力上,同时也体现在企业内部控制、规范治理中。

  审核过程趋严有保荐机构劝退“带病”发行人

  截至3月21日,上交所官网信息显示,申报科创板IPO的共有547家企业,其中,362家公司已上会(其中2家中止,9家终止),83家公司在问询中,7家公司待问询,14家公司中止审核,92家公司终止审核。

  深交所信息显示,截至3月21日,申报创业板IPO的公司共555家,其中116家公司注册生效,11家公司目前处于已受理状态,208家公司处在已问询状态,上市委通过了66家上市公司申请,54家公司提交注册,29家公司中止了IPO进程,71家公司终止了IPO进程。创业板大多数公司IPO进程仍在审核过程中。

  与科创板早期的审核速度相比,目前注册制下的两个板块审核速度均已明显放慢,监管趋严,带病上市也将逐步被清退。

  对此,二级市场人士对新京报壳财经记者表示,去年开始,企业扎堆申请上市,中介机构承接项目陡增,人力配置不足,导致项目辅导质量有所下降。如发现虚假陈述、财务造假等重大违法违规情况,保荐人、审计机构等中介机构都需要承担责任,在监管机构现场检查的震慑作用下,保荐机构开始劝退“带病”发行人。

  上市后,新股后期破发情况频现,证明优质企业相对不多,监管机构对部分拟上市公司的利润持续增性存疑。解决办法在于加强对参与IPO的全部主体的追责问责,包括发行人、中介机构以及发行人董监高、中介机构负责人等,让真正优质的资产、优秀的企业、有前景和潜力的公司通过上市的途径获得更好的发展平台,实现企业、员工、投资者的三赢,进而推动中国资本市场的做大做强。上述二级市场人士对新京报壳财经记者表示。

(文章来源:新京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