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市取消强制评级步伐加快评级行业转向“市场驱动”

  随着取消强制评级的步伐加快,中国债券市场发展进入新阶段。监管部门今年以来正陆续释放取消强制评级的政策信号。今年1月,交易商协会制定了取消注册发行强制评级要求的分阶段方案;今年2月,证监会发布的《公司债券发行与交易管理办法》中,删除了“公开发行公司债券,应当委托具有从事证券业务资格的资信评级机构进行信用评级”的要求。

债市取消强制评级步伐加快评级行业转向“市场驱动”  第1张

  “在近期的违约事件中,部分企业在违约前,仍然拥有高评级,引起监管和市场的广泛关注。”中信证券研究所副所长明明表示,去年底,央行组织召开信用评级行业发展座谈会,明确指出评级行业的评级虚高、区分度不足、事前预警功能弱等问题,制约了我国债券市场的高质量发展。因此也有了此后证监会、交易商协会陆续宣布取消强制评级要求的现状。

债市取消强制评级步伐加快评级行业转向“市场驱动”  第2张

  联合资信总裁万华伟表示,取消强制评级,将推动我国评级行业发展由“监管驱动”向“市场驱动”转变,将加快我国评级行业的市场化进程。从中长期来看,随着对评级结果不合理使用的取消,评级需求将逐步从监管需求迁移至投资人需求,信用评级机构的竞争重心将从发行人转向投资人,评级行业竞争将更趋市场化。

  也有市场人士认为,取消强制评级并不意味着外部评级需求消失。中国银行研究院李义举认为,取消强制评级要求并不意味着发行主体会放弃信用评级。一方面,信用评级仍是投资者鉴别企业债券质量的重要依据;另一方面,监管部门依然会通过评级来识别企业风险。

  伴随国内债券市场发展不断成熟,机构投资者对外部评级的依赖度逐渐变低。一位公募基金固收投资人士告诉上海证券报记者,多数买方机构都会设置内部评级岗位,相较于外部评级,投资者对于内部评级的依赖度更高,即使是外部给出AAA评级的债券,不同公司内部评定的风险等级也会与之有所差别。

  “无论是取消评级还是逐步走向取消强制评级,可能都会对2021年及此后信用债市场产生相对影响。”明明表示,客观上,评级机构作为级别定义的中介机构,在市场中起风向标作用。监管连续出手,评级机构面临较大的外部压力,对发行人评级可能趋于谨慎,给未来信用债市场带来不确定性。

  万华伟表示,取消强制评级将对我国债券市场产生多重影响。一方面,有利于简化发债流程,提高发债效率。取消发行公司债券必须评级的强制性要求后,发行人可以选择不评级或者只进行主体评级就可以发行公司债券,减少了债券发行的流程和备案资料,是监管部门提高债券发行效率的重要措施。

  另一方面,此举有利于弱资质主体发行公司债,扩大债券市场容量。取消发行公司债券必须评级的强制性要求后,债券发行AA评级的门槛理论上应该同步取消,且债券质押比例与债券级别对应的相关规定也应当有所调整。长期来看,可引导投资者回归价值投资,提高风险研判能力,有利于提升资本市场整体风险管理水平。

(文章来源:上海证券报)

发表评论